互聯網二三梯隊選手生存大冒險

互聯網寒冬中,那些沒有規模效應的二三梯隊選手更需要學會奔跑。

近期,人人車被曝裁員60%、滬江折戟上市裁員千人、曾經的TMT獨角獸斗魚數次延遲上市時間,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的互聯網寒冬,似乎蔓延到2019年還未停息。

今天,互聯網行業的整體發展情況正在不復往昔。1月31日,工信部發布的《2018年互聯網和相關服務業經濟運行情況》數據顯示,2018年,我國互聯網業務收入達到9562億元,較2017年增長20.3%,互聯網行業的增速正從5年前的30%以上,一路下跌至今天的20%左右。

互聯網行業的增長速度變慢,可能對于頭部玩家的影響較小,規模效應會使資源向品牌企業聚攏。而處于二三梯隊的互聯網企業,則面臨增長難以為繼、資金輸入減少、自我造血能力差的艱難境地,如何在寒冬中活下來成為挑戰。

燒錢的互聯網公司難度寒冬

亞馬遜的“長期主義”,在互聯網領域有很多擁躉。它們標榜以增長為目標的長期戰略,對于能否盈利往往不甚考慮。但絕大多數公司并不具備亞馬遜的堅實基礎,一直依賴資本輸血維系的增長模式,在行情向好時都沒問題,但是在寒冬中資本陸續撤離,燒錢的互聯網公司開始顯露原型。

普遍處于虧損、靠燒錢搶市場的二手車電商市場更是如此。二手車交易在我國具有萬億規模,資本十分看好這一巨大的市場空間,市場短期形成了瓜子二手車、優信和人人車三足鼎立的局面。

二手車電商平臺十分依賴線下的推廣渠道,因此擴張城市是個花費不菲的事情,而且二手車電商還需要市場教育,廣告投入在各家二手車電商平臺中也占很大比例。

幾家二手車平臺都曾掀起廣告大戰,先是瓜子二手車邀請影視明星孫紅雷代言,廣告語“沒有中間商賺差價”曾循環洗腦。人人車也不甘落后,邀請到新晉影帝黃渤代言,在電視和電梯等渠道投放。而優信更進一步,2018年將代言人由王寶強換為好萊塢巨星萊昂納多?迪卡普里奧,走國際化路線。

據行業統計,幾家二手車電商平臺,在邀請明星代言人和廣告投放上,就花了幾十億元。而這部分錢,大多來自資本的支持,這就考驗幾家平臺的融資能力了。

瓜子CEO楊浩涌曾是趕集網CEO,過去其積累的資源和人脈,使得瓜子二手車沒有缺乏資本關注。2019年2月,瓜子二手車母公司——車好多集團宣布完成15億美元融資,資金來自孫正義的愿景基金。

而優信深耕B2C模式,在低價收高價賣的路上也較為順暢。最先于2018年6月成功赴美納斯達克上市。2019年5月,優信宣布獲新一輪2.3億美金融資,其中58同城將購買優信1億美元可轉債。

行業頭部玩家瓜子二手車和優信,都找到了可靠的靠山。與之相比,過去5年瘋狂燒掉7.6億美元的行業“第三名”人人車,進入寒冬一年多來未獲得過融資。

更何況人人車五年來,商業模式三次更迭,試圖在大規模擴張、新車二手車交易及融資租賃服務和人人車嚴選商城,三線業務并進發展,造成搶占市場失利而盈利又遙遙無期。目前人人車官網顯示開通城市75個,遠遠落后于優信的551個和瓜子的208個。

融不到錢、掙不到錢的人人車拖垮了自己,在與瓜子和優信的競爭中逐漸落入下風。到了2019年6月14日,人人車CEO李建稱將進行全面重組,同時進行減員。據內部員工透露,去年10月人人車大約有9000名員工,經多輪裁員,現在只剩1400人左右。

類似的“燒錢案例”還有直播行業,當時也形成了斗魚、虎牙、熊貓直播三強的局面。直播行業的燒錢很多人都有耳聞,為人知的是虎牙最早停止燒錢,開始了盈利規劃,并最早登上了資本市場。而熊貓直播在直播行業下半場,并沒有停止從游戲向泛娛樂擴張的步伐,瘋狂燒錢造成的無底洞和缺乏后續資本投資的雙重因素,造成其在2019年3月宣布倒閉。

燒錢無法建立建立核心壁壘,很多企業都明白這個道理,但是面對競爭對手大肆營銷時,很多企業又無法淡定專注自身業務。只有外部壓力迫使其停止,企業才會將這種飲鴆止渴的行為停止,這是很多行業第三名的共同點。

業務模式不明晰是致命傷

在互聯網與產業結合過程中,還有很多行業是業務不明晰,始終難以找到發展和盈利模式,在缺乏資源支撐時,落后的企業瞬間難以找到出路。

這方面的典型例子,就包括互聯網長租公寓行業。經過4年的跑馬圈地發展后,互聯網長租公寓行業格局初步體現,貝殼找房(原鏈家)旗下的自如品牌和成立較早的蛋殼公寓,成為頭部玩家,優客逸加、愛空間等玩家緊隨其后。

眾所周知互聯網長租公寓是重資產模式,是依靠規模取勝的行業。有人測算過,假如要在全國熱點城市一年內擴張1萬間公寓,公寓的裝修成本+房東的押金和定金,差不多一年需要10個億。按照長租公寓的運營規律,五到六年才能收回運營成本實現盈利。

不過整個互聯網長租公寓行業,都沒有耐心等待5年的回報周期,而是紛紛選擇嫁接互聯網金融產品。 “長租公寓爆倉,一定比P2P爆雷更厲害。” 我愛我家前副總裁胡景暉一句話,將互聯網長租公寓行業利用分期貸款玩高利貸的現象曝光。隨后的針對互聯網長租公寓ABS、租金貸的整頓,讓行業失去非常重要的營收來源。

此時互聯網長租公寓行業,新的增收來源還沒有確定。除去租金外,搬家、清潔服務收費和社群互動等增值服務模式還在探索,尚不足以成為新的營收主力。行業迷茫之際,GO窩公寓、Color公寓、寓見公寓、好租好住、愛公寓、優租客、愷信亞洲、鼎家公寓等接連資金鏈斷裂,2018年共有超10家長租公寓(分散式為主)機構先后出現問題。

行業發展模式不清晰,第三名發展遇到難題的現象,還出現在二手電商行業。閑置物品交易市場也是萬億市場規模,行業前景讓電商/O2O巨頭企業都十分看好。阿里旗下的閑魚、58同城旗下的轉轉、京東旗下的拍拍構成了市場前三名玩家。

然后二手電商行業發展緩慢,始終難以大規模流行起來,實際上二手電商平臺沒有出現真正的巨頭。背后的核心原因在于,二手電商主流的C2C模式,標準化程度低,交易雙方信任體系難以建立,都是天然難以解決的難題。

為此閑魚探索出的模式是在C2C模式上增加社區,以此建立交易雙方的信任和減少重復溝通的成本,轉轉則采取的方式是在電子產品和書籍這兩種標品品類上,采用的是C2B2C模式,通過平臺周轉增加信任程度。

行業排名更靠后的拍拍,想從C2C模式增加C2B和B2C模式,為此也引入第三方垂直品檢,但還是被根深蒂固的C2C 的模式沖淡了。因此在2018-19年京東整體發展陷入困境之際,拍拍被剝離出京東就不難理解,與愛回收整合成立新公司后,拍拍依舊需要探索出二手電商行業的落地模式,才能從集團補貼,真正走向自我盈利的正向發展模式。

能否把握Timing(時機)決定生死

事實上,互聯網行業并非沒有“小三”逆襲的案例。在短視頻行業,最先發展起來的是一下科技旗下的秒拍,直到2017年,秒拍還以2.76億月覆蓋用戶數和5877萬日均用戶,位列短視頻領域第一。但是最晚成立的抖音,借助今日頭條強大的財力和產品創新性后發超越,競爭乏力的秒拍反倒成為行業第三名。

縱觀秒拍的大起大落,依賴與微博的深入合作,是其早期崛起的重要因素。但是與微博的過深綁定,也限制了其獨立發展空間。更重要的是,秒拍母公司對發展節奏的把控出現了問題。2017年一下科技曾傳出上市傳聞,甚至已經敲定上市承銷商。但是種種原因下,一下科技并沒有如期上市,如今旗下產品一直播賣給微博,秒拍無力應對快手、抖音的競爭,一下科技已經失去上市的機會。

一下科技錯失的另一個Timing,是旗下波波視頻可能帶來的翻身機會。自2017年9月上線的波波視頻,曾專攻三四五線城市的下沉流量,也曾取得一定的效果。但2018年7月,包括秒拍、波波視頻等12款短視頻產品,被責令下線整改一個月,羽翼還未豐滿的波波視頻失去探索長空的機會。

同樣錯失上市機會的還有滬江,這所在線教育的活化石成立于2009年。不過2018年才提交上市申請,相比成立6年就上市的英語流利說,可以說落后了。

今天的滬江,面臨眾多頭部玩家和市場新秀的競爭。一方面學而思和新東方等傳統教育機構,紛紛以互聯網+模式沖擊市場,另一方面眾多互聯網教育品牌,在K12/課外輔導等垂直市場殺入。連年虧損的滬江,并沒有足夠的資金和品牌支撐這場風起云涌的戰爭。市場增長和財務數據都不好看的滬江,看來在港股市場也并沒有受到投資者的熱情款待。

今年三月,屢次推遲上市的滬江,又傳出裁員千人的消息。面對行業激烈的競爭情況,以及互聯網教育行業發展紅利期已經接近尾聲的情況下,沒能更早時期上市的滬江,正面臨一個艱難的發展前景。

也許很多企業可以將自身發展遇到的困境,歸結于外部環境遇冷等因素。委實當下很多人,將2019年互聯網行業的衰敗,與2001年的互聯網泡沫相比較。當時納斯達克指數從巔峰的5400多點下跌到1100多點,很多根本沒有盈利的公司在泡沫破裂后,從幾百美元跌到幾美元。

軟件股估值接近2000年后最高水平

今天美股與國內科技股都遭遇一定程度的下跌,從2018年開始美國FAANG五大科技股的市值下跌了萬億市值,美團點評和小米等很多港股新經濟公司,也遭遇了上市即破發的窘境。然而2019年并不會遭遇2001年大范圍的泡沫破裂的風險,產業周期性調整會在短期內走出低谷。

但互聯網行業的第三名們,仍舊會面臨一個較為困難的發展前景。他們沒有規模的壁壘,同時往往還沒有盈利或者上市,因此在寒冬中往往難以御寒,不得以通過縮減業務線或者裁員過冬。

當然也要意識到,寒冬也是互聯網公司鍛煉內功的好機會。當下正從消費互聯網向產業互聯網時代轉型,互聯網流量紅利消失,產品技術主導的發展模式愈加具有潛力,互聯網二三梯隊選手仍舊有機會逆襲。

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