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維:人生下半場,千萬別矯情

人生下半場,最大的敵人只剩自己。

公元714年。

這一年,李白還在青城山練劍,杜甫還只是洛水邊的一個頑童。

一個15歲少年,背著一把琴,提著一支筆走進了盛世下的長安。

兩年后他以一首《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》震撼整個文壇,在盛唐伊始的時候以少年才子之姿,獨步天下。

他就是王維。

當白居易24歲登臨大雁塔,寫下“慈恩寺下題名處,十七人中最少年”的時候,王維21歲就已經狀元及第,名耀整個大唐。

這是一個開局華麗,風生水起的人生上半場。

但是,王維的下半場一開端,就是他人生的滑鐵盧。

01

本來作為新科狀元王維有可預見的大好未來,但是卻在無意中犯了唐玄宗的忌諱,一怒之下將他打發去了地方。

去地方就去地方,年少氣盛的王維雖然滿肚子怨憤,可還真沒太拿得罪了皇帝當一回事。

他處理起政務也有聲有色,覺得自己在外鍛煉一下也沒什么不好的。

好友孟浩然科舉落地,他還安慰道:“杜門不欲出,久與世情疏。以此為長策,勸君歸舊廬。”

老哥,科舉當官太辛苦了,哪有在這青山綠水間待著快活?

但是,讓王維沒想到的是,他這一次被貶卻足足在地方熬了十多年,直到過了而立之年才忽然發覺:狗日的,你們真得把我忘記了啊。

王維在《偶然作》中稱:“小妹日長成,兄弟未有娶。家貧祿既薄,儲蓄非有素。”

王維父親早亡,長兄如父,人到中年,作為一家之主的他,自然要挑起照顧整個家族的重擔。

“新豐美酒斗十千,咸陽游俠多少年。”從這一刻開始,那個“孰知不向邊庭苦,縱死猶聞俠骨香”的少年從王維的心底褪去了鋒芒。

他放下狀元郎的架子,也不再恃才傲物。

回到長安,王維求見丞相張說(yuè)獻詩,詩中他自比賈誼,懇請張說提攜,“嘗從大夫后,何惜隸人余。”

意思是如果張說能看中他,他甘愿做任何工作。

開元二十三年,三十四歲的王維得知恩師張九齡重任宰相,立刻寫信道:“側聞大君子,安問黨與仇。所不賣公器,動為蒼生謀。賤子跪自陳,可為帳下不?”

一顆急切之心,毫不掩飾。

不久后,他便被提拔為八品上的右拾遺。

作家煙羅說過:“人生下半場,最大的敵人只剩自己。”

人這一生,前半程年少氣盛,大多數人活得是心氣,覺得自己不可一世;

后半程才發現人活的是心態,是自己與自己較勁。

所以說,人生下半場,千萬別矯情。

你越是矯情,失去的越多。

02

王維中年的時候,還發生了一件大事。

和他患難與共的妻子難產而死,與此同時還有胎死腹中的骨肉。

中年喪妻又喪子,人生恐怕很難有比這還要悲慘的經歷了。

王維這一生留下無數詩篇,流傳至今的就有400多首,但是細細翻閱,你會發現,其中竟然沒有一首是寫給妻子的。

他難道不愛自己的妻子嗎?

王維和妻子相遇時,彼此不過十三四歲的年紀,8年后他金榜題名,連公主都有意招為駙馬,可他卻絲毫沒有留戀,大登科后便迫不及待地迎娶了自己的青梅竹馬,迎來小登科。

他難道不擅長寫情詩嗎?

“紅豆生南國,春來發幾枝。愿君多采擷,此物最相思。”

這首詩是王維寫給朋友李龜年的,但是后世之人早已將其看做愛情詩的代表作。

既然友情都描摹的如此情真意切,一首愛情詩怎能難倒王維這樣一個絕世天才?

有人說:“沉默的人,愛的最深;沉默的心,傷的最重。”

回望詩人的世界,寫出“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”的蘇東坡身邊可曾缺少過紅袖添香?

為妻子寫下“生為同室親,死為同穴塵”的白居易也不乏“櫻桃樊素口,楊柳小蠻腰”的風流。

唯有王維沒有用文字祭奠自己的愛與悲傷,可史書卻為他這段感情留下一句力重千鈞的批注:

“孤居三十年,終生不娶。”

要知道,那可是男人三妻四妾皆屬平常的古代。

王維沒有給妻子留下只言片語,但是他卻用他的余生證明了自己愛的深沉,傷的刻骨。

紅塵過往,沒有人握得住地久天長,感情之事豈能盡如人意?

尤其是進入人生下半場,生離死別總要走一場。

有些話,無須多言;有些事,只須去做。

最深的愛,最真的情,從來不是表演,也不會矯情。

03

公元750年。

十五歲出游,五十歲依然郁郁不得志的王維趕回家中探親,然而子欲養而親不待。

王維的母親臨終前曾問過他一個問題:

“知道你的名字為什么叫王維字摩詰嗎?”

王維自然明白,“維摩詰”是印度高僧,母親把他的名字拆開來為自己命名,還教他從小就背誦《維摩詰經》。

“維摩詰”這個名字翻譯過來就是沒有污垢,即“凈”。

母親學佛幾十年,仿若就是為開導眼前歷遭悲厄打擊的兒子,讓其解脫身心的桎梏。

要他看開苦樂兩境,淡看是非成敗。

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,有些東西,你越是在乎,越是失去。
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